我又看了一遍,當然是只有山內達也的部份啦(去死)

  畢竟對我而言,絹惠的改變不重要、因為那是必然。

  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將會怎麼改變了。我不用看都知道。

  所以把時間放在想看的部分上就好。





  老實說覺得很難過,而且非常非常的寂寞。

  心疼的付出得不到回報的、心疼的守護被當做應該的。

  之前說過、這種角色非常能夠觸動我心中的一些什麼。

  像是洋平、像是耀司,我總是會為他們非常、非常的心疼。

  愛都給你了、全都給你了,而空蕩蕩的心再也挖掘不出什麼了。

  所以只能離開。把愛強行收回、分一點給自己。

  然後、我總是會希望那個發現少了什麼的人,會醒悟回來將他的世界用愛填滿。

  這是我自己的願望就是了。





  一到三集、其實達也一直都是壓抑著自己的想法的。

  支持著絹惠、只要絹惠好就好。

  我想、如果沒有遇到達也父親這件事,或許一直到最後、達也都會是個在絹惠背後打理一切的人。


  該說絹惠是太大神經還是被照顧的太好太習慣呢?

  好幾次的欲止又言、好幾次帶有深意的眼神,她一個都沒注意到。

  約會也是不說一句話就乾脆的取消掉,老實說、相當任性。


  所以有時候看日劇版上大家對絹惠一面倒、指責達也的說法會讓我感到無奈。


  或許是因為達也是男人、絹惠是女人。

  如果今天性別對調,所有人同情的對象大概就會改變了。

  同樣是「讓戀人順著自己的意思」,女人做起來大家就一點意見也沒有、男人做起來就是大男人與沙豬。

  這實在是讓人感到無奈。






  另外、這部戲其實很深刻的給我一種,

  「女人在物化女人」

  的感覺。


  不美麗就沒有意義、人只有外表才重要、不夠曲線柔軟不算女人。

  我只想回一句關妳屁事。


  陳述自己的人生觀沒有不好、可是沒必要嘲弄別人的人生。

  對他人投以輕蔑的眼光、肆無忌憚的傷害別人否定別人,怎麼?很爽嗎?


  這也是我將這部之中的職場戲都草草瞥過的其中一個原因。

  火會燒起來,我沒必要看一部片還自找罪受。



  老實說、我不希望達也和絹惠各自找到第二春。

  不管是兩個都交新戀人、還是一個找到新戀情一個專注工作都非常不希望。

  好好磨合、好好的走下去。

  好好的把該還的愛還一還、好好的學著撒嬌任性。

  不然太不公平了。


  八年來都是這個樣子走來的,一時改變當然需要調適。

  可是那並不代表需要直接走上分手一途。
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 的頭像

無題。

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